中华周易研究会
杨雄-->法言义疏-->十四 重黎卷第十
十四 重黎卷第十

  或问:“秦伯列为侯卫,〔注〕在外候望,罗卫天子。卒吞天下,而赧曾无以制乎?”曰:“天子制公、侯、伯、子、男也,庸节。〔注〕庸,用也;节,节度也。节莫差于僭,僭莫重于祭,祭莫重于地,地莫重于天,〔注〕既盗土地,又盗祭天。则襄、文、宣、灵其兆也。〔注〕始于四公以来者,言周之衰非一朝一夕矣。昔者襄公始僭,西畤以祭白帝;文、宣、灵宗,兴鄜、密、上、下,用事四帝,而天王不匡,反致文、武胙。〔注〕宗,尊也。文公起鄜畤,宣公起密畤,灵公起上、下畤。是以四疆之内各以其力来侵,攘肌及骨,而赧独何以制秦乎?”〔注〕人之迷也,其日固已久矣。数世之坏,非一人之所支也。〔疏〕“秦伯列为侯卫”者,诗谱云:“秦者,陇西谷名,于禹贡近雍州鸟鼠之山。尧时有伯翳者,实皋陶之子,佐禹治水,水土既平,舜命作虞官,掌上下草木鸟兽,赐姓曰嬴。历夏、商兴衰,亦世有人焉。周孝王使其末孙非子养马于汧、渭之间。孝王为伯翳能知禽兽之言,子孙不绝,故封非子为附庸,邑之于秦谷。至曾孙秦仲,宣王又命作大夫,始有车马、礼乐、侍御之好,国人美之,秦之变风始作。秦仲之孙襄公,平王之初,兴兵讨西戎以救周。平王东迁王城,乃以岐、丰之地赐之,始列为诸侯。”国语周语云:“侯卫宾服。”韦注云:“此总言之也。侯,侯圻也;卫,卫圻也。言自侯圻至卫圻,其间凡五圻,圻五百里,五五二千五百里,中国之界也。谓之宾服,常以服贡,宾见于王也。五圻者,侯圻之外曰甸圻,甸圻之外曰男圻,男圻之外曰采圻,采圻之外曰卫圻。周书康诰曰‘侯、甸、男、采、卫’是也。”按:康诰作“侯、甸、男邦、采、卫”,孔疏云:“‘男’下独有‘邦’,以五服男居其中,故举中则五服皆有邦可知。”尚书大传云:“周公摄政,四年建侯卫。”陈氏今文经说考云:“据韦昭解侯卫引康诰云云,则知大传所云‘四年建侯卫’,即此经侯、甸、男邦、采、卫。侯卫者,总侯圻至卫圻,包五服而言之。”经传释词云:“为犹于也。”然则列为侯卫者,谓列于五服也。“卒吞天下,而赧曾无以制乎”者,音义:“赧,奴板切。”周本纪:“慎靓王立,六年崩。子赧王延立。”索隐引皇甫谧云:“名诞。赧非谥,谥法无‘赧’,正以微弱,窃鈇逃债,赧然惭愧,故号曰赧耳。又按尚书中候以‘赧’为‘然’,郑玄云:‘然读曰赧。’王劭按:‘古音人扇反,今音奴板反。尔雅:‘面惭曰赧。’”又本纪:“周君、王赧卒。”正义引刘伯庄云:“赧是惭耻之甚。轻微危弱,寄住东、西,足为惭赧,故号之曰赧。”又六国表“周赧王元年”,索隐云:“赧音泥简反。宋衷云:‘赧,谥也。’”竹书纪年作“隐王”,沈约注云:“史记作‘赧王’,名延。盖赧、隐声相近。”胡部郎玉缙云:“赧王卒于西周武公、东周文君之前,不应无谥,赧即其谥也。皇甫谧云谥法无赧,盖所见谥法已脱此条。宋衷云:‘赧,谥也。’宋在皇甫前,其所见本尚有赧。沈约竹书注谓赧、隐声相近,意以隐为赧之假字也。说文:‘赧,面惭而赤也。从赤、●声。周失天下于赧王。’夫曰失天下,曰赧王,赧之为谥可知,其取惭赤之义亦可知也。”按:本纪书“赧王延立”,六国表书“周赧王元年”,赧当是谥。汉书人表:“赧王延,慎靓王子。”即本史记,亦以赧为谥。然本纪于“赧王延立”以下皆称“王赧”,楚世家亦云“周王赧使武公谓楚相昭子”,赧既是谥,似不应有“王赧”之称。或疑此校书者因皇甫谧有赧非谥之说,遂于“赧王”字或改为“王赧”。然韦孟风谏诗“王赧听谮,实绝我邦”,子云豫州箴“王赧为极,实绝周祀”,论衡儒增引传“秦昭王使将军摎攻王赧。王赧惶惧,奔秦,尽献其邑三十六、口三万。秦受其献,还王赧。王赧卒”,此必非因皇甫说而改者。盖王赧者,生时之号;赧王者,殁后之称。生而窃鈇逃债,赧然惭愧,则谓之王赧;殁而以失天下为耻,即以赧为谥,遂谓之赧王。或讳“赧”而以声近之字易之,则谓之隐王耳。“天子制公侯伯子男也,庸节”者,丧服四制云:“节者,礼也。”宋云:“言天子用礼节以制驭五等诸侯,各有其序。”“节莫差于僭”者,公羊传隐公篇解诂云:“僭,齐也,下效上之辞。”论语八佾皇疏云:“卑者滥用尊者之物曰僭也。”“僭莫重于祭”者,祭统云:“凡治人之道,莫急于礼。礼有五经,莫重于祭。”郑注云:“礼有五经,谓吉礼、凶礼、宾礼、军礼、嘉礼也。莫重于祭,谓以吉礼为首也。”国语鲁语云:“夫祀国之大节也。”世德堂本作“僭莫僭于祭”。“祭莫重于地”者,地谓祭地,凡庙祧坛墠之属皆是。说文:“畤,天地五帝所基址,祭地也。”系传云:“祭地,所祭之地也。”按:祭地者,神灵所止,是祭之主。僭祭地,则一切牲玉之制,笾豆之数,乐舞之节,冕服之等皆随之,故僭祭莫重于僭祭地也。“地莫重于天”者,祭地之中,莫大于祭天之地畤,所以祭天僭畤尤甚于僭立其它坛庙也。“襄、文、宣、灵其兆也”者,秦本纪:秦仲子庄公;庄公卒,太子襄公代立;襄公生文公;文公卒,太子竫公子立,是为宁公;宁公子三人,武公、德公、出子,宁公卒,出子立,卒;立武公,卒;立其弟德公,卒;子三人,长子宣公立,卒;其弟成公立,卒;其弟缪公立,(亦作“穆公”。)卒;太子立,是为康公,卒;子共公立,卒;子桓公立,卒;子景公立,卒;子哀公立,卒;太子夷公蚤死,立夷公子,是为惠公,卒;子悼公立,卒;子厉共公立,卒;子躁公立,卒;立其弟怀公,怀公自杀,太子曰昭子,蚤死,大臣乃立昭子之子,是为灵公。按:自灵公以后,又七世十一君,而为始皇也。左太冲魏都赋:“兆朕振古。”李注云:“兆犹机事之先见者也。”“襄公始僭,西畤以祭白帝;文、宣、灵宗,兴鄜、密、上、下,用事四帝”者,音义:“西畤,音止。鄜,芳无切。”按:封禅书云:“秦襄公既侯,居西垂,自以为主少皞之神,作西畤,祠白帝,其牲用骝驹、黄牛、羝羊各一云。”(按:秦本纪作“各三”。三牲为一牢,各三,谓用三牢也。)其后,“秦文公东猎汧、渭之间,卜居之而吉。文公梦黄蛇自天下属地,其口止于鄜衍。文公问史敦,敦曰:‘此上帝之征,君其祠之。’于是作鄜畤,用三牲,(按:本纪作“三牢”。)郊祭白帝焉”。其后,“宣公作密畤于渭南,祭青帝”;其后,“秦灵公作吴阳上畤,祭黄帝;作下畤,祭炎帝(一)。”索隐云:“鄜,地名,后为县,属冯翊。吴阳,地名,盖在岳之南。雍旁有故吴阳武畤,今盖因武畤又作上、下畤,以祭黄帝、炎帝也。”周礼:“小宗伯兆五帝于四郊。”郑注云:“兆为坛之营域。五帝:苍曰灵威仰,大昊食焉。赤曰赤熛怒,炎帝食焉。黄曰含枢纽,黄帝食焉。白曰白招拒,少昊食焉。黑曰汁光纪,颛顼食焉。黄帝亦于南郊。”此秦畤之用事四帝,即周礼兆五帝于四郊之事。畤、兆义同,皆谓为坛以祭也。周礼“大宗伯以禋祀祀昊天上帝”,与“小宗伯兆五帝于四郊”有别。此兆五帝之事而谓之祭天者,析言则礼秩不一,散文则五帝亦天,所谓六天也。郊特牲孔疏云:“郑氏以为天有六天,郊、丘各异。天为至极之尊,其体只应是一,而郑氏以为六者,指其尊极清虚之体,其实是一;论其五时生育之功,其别有五。以五配一,故为六天。据其在上之体谓之天,天为体称,故说文云:‘天,颠也。’因其生育之功谓之帝,帝为德称也,故毛诗传云:‘审谛如帝。’故周礼司服云:‘王祀昊天上帝则大裘而冕,祀五帝亦如之。’五帝若非天,何为同服大裘?又小宗伯云:‘兆五帝于四郊。’礼器云:‘飨帝于郊,而风雨寒暑时。’帝若非天,焉能令风雨寒暑时?又春秋纬:‘紫微宫为天帝。’又云:‘北极耀魄宝,又云大微宫,有五帝坐星。青帝曰灵威仰,赤帝曰赤熛怒,白帝曰白招拒,黑帝曰汁光纪,黄帝曰含枢纽。’是五帝与天帝六也。又五帝亦称上帝,故孝经曰:‘严父莫大于配天,则周公其人也。’下即云:‘宗祀文王于明堂,以配上帝。’帝若非天,何得云严父配天也?而贾逵、马融、王肃之等以五帝非天,唯用家语之文,谓大皞、炎帝、黄帝五人之帝属。其义非也。”近儒于六天之说,是非纷然。其以为是者,则如孙氏星衍六天及感生帝辨云:“五天帝之说不始于郑,灵威仰之属亦不独出于纬书。史记载秦襄公祠白帝,宣公祠青帝,灵公祭黄帝、炎帝。汉高祖曰:‘天有五帝,而有四帝,何也?’乃立黑帝祠。然则五色之帝,自周已来有是名矣。古巫咸、甘、石三家天文之书,以人事定星位。甘氏中官有天皇大帝一星,在钩陈口中。又有五帝内座五星,在华盖下。天官书多用石氏星经。又有五星五帝坐,在南官。盖中官天皇大帝象圜丘,五帝内座象南郊,南官五帝坐象明堂。而甘公、石申皆周人,其所据又三代古书,谶纬如后出,亦当本此。又开元占经引黄帝占曰:‘天皇大帝名耀魄宝。’其名出黄帝占,则知灵威仰诸名所传已久。故周礼大祝辨六号,一曰神号,二曰鬼号,三曰示号,明天地人鬼皆有号。若止称之为天,何必辨之?”其以为非者,则金氏鹗求古录礼说云:“五帝非天也。五帝各司一时一方,是五行之精,为天之佐。犹四岳之于地,三公之于王耳。周礼掌次上言‘大旅上帝’,下言‘祀五帝’,与‘朝日’连文。司服上言‘祀昊天上帝’,下言‘祀五帝’,则知五帝与天显然有别。祀五帝与朝日同张大次、小次,而与大旅上帝张毡案、设皇邸不同,五帝之卑于天可知。小宗伯云:‘兆五帝于四郊,四望、四类亦如之。’四望谓岳、渎等,四类谓日、月等,是五帝之尊与日、月、岳、渎大略相准,故掌次与朝日同其仪也。又五帝亦通称上帝,典瑞云:‘四圭有邸,以祀天,旅上帝。两圭有邸,以祀地,旅四望。’此上帝别言于天之下,明非天帝。郑注以为五帝,是也。旅上帝与旅四望对言,则五帝与四望略相等可知,而其卑于天益明矣。灵威仰等名,又甚怪僻。孙渊如谓大祝辨六号,一曰神号,五帝若无灵威仰等称,何以辨之?不知月令大皞等名,即五帝之号也。郑注月令,以大皞等为五人帝,其说亦误。大皞等为五帝之号,自古有之。伏羲等五人帝以五行之德代王,后人因以配五帝,而以五帝之号称之耳,非五帝本无号也。月令言五时生育之主,自当以五天帝言之,不宜以五人帝言之也。”按:诚斋以月令五帝即古五天帝之名,所见甚卓。孙氏诒让小宗伯疏引惜诵王注“五帝谓五方神也。东方为太皞,南方为炎帝,西方为少皞,北方为颛顼,中央为黄帝”,谓汉人已有以太皞等为五方帝之名者,足与金说互证。胡部郎玉缙云:“晋语虢公梦蓐收之状白毛虎爪,此蓐收神之形,必非该之貌。则知太皞、句芒等本古者五行天帝、天神之号,非伏戏与重等也。愚更以封禅书‘秦襄公自以为主少皞之神,作西畤,祠白帝’之文证之,明白帝即是少皞之神。又秦灵公作吴阳上畤,祭黄帝;作下畤,祭炎帝,其非祭轩辕、神农氏人帝可知。淮南子说林:‘黄帝生阴阳。’高注云:‘黄帝,古天神也。’则太皞等为古五天帝之称,确不可易。然必谓五天帝与天有别,祭五帝不得谓祭天,则亦非通论。盖以祭之等秩言,则祀昊天上帝之与兆五帝自有隆杀之殊,故礼器云:‘大旅具矣,不足以飨帝。’郑注云:‘大旅,祭五帝也。飨帝,祭天。’而以祭之类别言,则五帝同是天神,亦通称上帝,祭五帝即祭天之一种,故郊特牲疏引皇氏云:‘天有六天。岁有八祭,冬至圜丘,一也;夏正郊天,二也;五时迎气,五也,通前为七也。九月大飨,八也。’此文先云祭莫重于天,后云僭西畤以祭白帝,又云用事四帝,明祭五帝即为祭天。此先秦以来之通义,安得云五帝非天也?盖天之为神,出于人之想象,非实有其质。苟以清虚之体言之,则岂独五帝非天,即所谓昊天上帝者,亦何必天哉?而以神明不测之德言之,则昊天者群灵之总汇,五帝者一神之化身,分之则为六天,合之仍为一体。必斤斤较量其高卑,斯拘墟之见也。”“天王不匡,反致文、武胙”者,音义:“天王不匡,俗本作‘天下’,误。”司马云:“宋、吴本‘天王’作‘天下’。”按:致胙乃天子之事,若作“天下”,则上下文义不洽,此谬误之显然者。独断云:“天王诸夏之所称,天下之所归往,故称‘天王’。”周本纪云:“显王九年,致文、武胙于秦孝公。”又:“三十五年,致文、武胙于秦惠王。”集解云:“胙,膰肉也。”按:周礼大宗伯:“以脤膰之礼,亲兄弟之国。”郑注云:“脤膰,社稷宗庙之肉,以赐同姓之国,同福禄也。”是周制膰肉惟赐同姓之国,若异姓,则二王后亦得有此赐。左传僖公篇云:“宋,先代之后也,于周为客,天子有事,膰焉。”是也。其异姓复非二王后而得此赐者,则为异数。僖公篇又云:“王使宰孔赐齐侯胙,曰:‘天子有事于文、武,使孔赐伯舅胙。’”杜注云:“尊之,比二王后。”然则显王之致胙于秦,是尊秦,比于二王后也。六国表云:“太史公读秦记,至犬戎败幽王,周东徙洛邑,秦襄公始封为诸侯,作西畤,僭端见矣。礼曰:‘天子祭天地,诸侯祭其域内名山大川。’今秦位在藩臣,而胪于郊祀,君子惧焉。”按:曲礼:“天子祭天地,祭四方,祭山川,祭五祀,岁遍。诸侯方祀,祭山川,祭五祀,岁遍。大夫祭五祀,岁遍。”孔疏云:“诸侯方祀者,诸侯既不得祭天地,又不得祭五方之神,惟祀当方,故云方祀。”似襄、文祠少皞之神,得以方祀为解。然曲礼此文,郑君以为殷制,故与王制“天子祭天地,诸侯祭社稷,大夫祭五祀”之文不合,则西畤、鄜畤虽独祠白帝,已非周法所许。至宣公祠青帝,灵公祠黄帝、炎帝,而变本加厉,无异僭王。襄、文当平王之世,周初东迁,王灵犹在,斯时若正秦之僭,秦当有所惮而不复为。平王不加正,遂有宣公作密畤之事。宣公当惠王之世,周室日衰,天下犹以尊王为美,虽不能讨,亦可声其罪于诸侯。惠王不加正,遂有灵公作上、下畤之事。灵公当威烈王之世,周之号令不行于天下,其不能有所匡正,自不足怪。然即不为匡正,更无加僭乱者以殊锡之理。及显王致胙于秦,而后天下知周之果不复存矣。“是以四疆之内各以其力来侵”者,谓自此以后,秦遂称王,韩、赵、燕继之,战国之祸于是烈也。“攘肌及骨”者,吕刑云:“夺攘矫虔。”郑注云:“有因而盗曰攘。”宋云:“肌喻远,骨喻近。”“而赧独何以制秦乎”,世德堂本无“而”字。按:秦之吞天下,非王赧所能制,无待发问。此章之旨,亦以秦喻莽也。“襄、文、宣、灵其兆也”者,谓莽乘四父历世之权也。“天王不匡,反致文、武胙”者,谓元始四年,拜莽宰衡;五年,加莽九命之锡也。“攘肌及骨”者,谓始而辅政,继而居摄,终而篡国也。“赧独何以制秦乎”者,赧谓元后。元后传赞云:“位号已移于天下,而元后卷卷犹握一玺,不欲以授莽。妇人之仁,悲夫!”即其义也。注“在外候望,罗卫天子”。按:此释侯服、卫服之义也。逸周书职方:“方千里曰王圻,其外方五百里为侯服,又其外方五百里为甸服,又其外方五百里曰男服,又其外方五百里为卫服。”孔注于“侯服”下云“为王者斥候也”,于“卫服”下云“为王扞卫也”。注“庸,用也;节,节度也”。按:世德堂本“用”作“以”,又不重“节”字。注“既盗土地,又盗祭天”。陶氏鸿庆读法言札记云:“李注云:‘既盗土地,又盗祭天。’然正文但言僭祭,不言盗土地。吴注云:‘天子得祭天地。’然正文但云地莫重于天,不云祭莫重于天地。是二说均未安也。今案:地谓坛庙之营兆也。汉书郊祀志载平帝元始五年,大司马王莽奏请如建始时丞相衡等议,复长安南、北郊如故。莽又颇改其祭礼,以孟春正月上辛若丁,天子亲合祀天坠于南郊,以高帝、高后配;以日冬至使有司奉祠南郊,高帝配,而望群阳;日夏至使有司奉祭北郊,高后配,而望群阴。皆以助致微气,信道幽弱。奏可。盖自建始以来三十余年间,天坠之祠五徙焉。后莽又奏言周官兆五帝于四郊,山川各因其方。今五帝兆居在雍五畤,不合于古。又六宗及六宗之属,或未特祀,或无兆居。谨与太师光、大司徒宫、羲和歆等八十九人议,称天神曰皇天上帝,泰一兆曰泰畤;而坠只称皇坠后只,兆曰广畤。又分群神以类相从为五部,兆于长安城之未坠及东、南、西、北四郊。奏可。于是,长安旁诸庙兆畤甚盛矣。然则王莽当时依附周官,变易旧制,于天地群神之兆域废置独繁。此节之文亦为莽而发,故曰‘祭莫重于地,地莫重于天’也。”荣按:此假秦之僭畤,以喻莽之盗窃魁柄,由来者渐,非一朝一夕之故。不仅指变易祭礼为言。旧注固未得其义,陶解亦失之。注“非一朝一夕矣”。按:世德堂本无“矣”字。注“宗,尊也”。按:白虎通宗庙、宗族并云:“宗者,尊也。”(一)“炎帝”原本讹作“炎地”,据史记封禅书改。

  或问:“嬴政二十六载,天下擅秦。〔注〕嬴,秦姓;政,始皇名。秦十五载而楚,〔注〕楚,项羽。楚五载而汉。五十载之际,而天下三擅,天邪?人邪?”曰:“具。〔注〕备有之也。周建子弟,列名城,班五爵,流之十二,当时虽欲汉,得乎?六国蚩蚩,为嬴弱姬,卒之屏营,嬴擅其政,故天下擅秦。〔注〕卒,终也。之,至也。秦失其猷,罢侯置守,守失其微,天下孤睽。〔注〕睽犹乖离也。项氏暴强,改宰侯王,故天下擅楚。擅楚之月,有汉创业山南,发迹三秦,追项山东,故天下擅汉,天也。”〔注〕山南,汉中也。三秦,雍、翟、塞也。“人”?〔注〕问人事者何也?曰:“兼才尚权,右计左数,动谨于时,人也。天不人不因,人不天不成。”〔注〕天人合应,功业乃隆。〔疏〕“嬴政二十六载,天下擅秦”者,始皇本纪云:“二十六年,得齐王建,秦初幷天下。”索隐云:“六国皆灭也。十七年得韩王安,十九年得赵王迁,二十二年魏王假降,二十三年虏荆王负刍,二十五年得燕王喜,二十六年得齐王建。”“擅”读为“嬗”。说文:“嬗,一曰传也。”荀子正论:“尧、舜擅让。”亦以“擅”为之。“秦十五载而楚”者,始皇本纪云:“二世三年八月,二世自杀。赵高乃悉召诸大臣、公子,告以诛二世之状,曰:“秦故王国,始皇君天下,故称帝。今六国复自立,秦地益小,乃以空名为帝,不可,宜为王如故。便立二世之兄子公子婴为秦王。子婴为秦王四十六日,楚将沛公破秦军,入武关,遂至霸上,使人约降子婴。子婴即系颈以组,白马素车,奉天子玺符,降轵道旁。沛公遂入咸阳,封宫室府库,还军霸上。居月余,诸侯兵至,项籍为从长,杀子婴及秦诸公子、宗族,遂屠咸阳,烧其宫室,虏其子女,收其珍宝货财,诸侯共分之。”“楚五载而汉”者,项羽本纪云:“项籍者,下相人也,字羽。其季父项梁。项氏世世为楚将,封于项,故姓项氏。秦二世元年,陈涉等起大泽中,梁遂举吴中兵,以八千人渡江而西,求楚怀王孙,立以为楚怀王,都盱台。怀王使项羽为上将军。项羽引兵西,屠咸阳,杀秦降王子婴,烧秦宫室,火三月不灭,收其货宝妇女而东。尊怀王为义帝,分天下,立诸将为侯王。立沛公为汉王,王巴、蜀、汉中,都南郑。项王自立为西楚霸王,王九郡,都彭城。”集解引孟康云:“旧名江陵为南楚,吴为东楚,彭城为西楚。”高祖本纪云:“汉五年,高祖与诸侯兵共击楚军,与项羽决胜垓下。项羽之卒可十万,大败垓下。追杀项羽东城,遂略定楚地。”按:项籍以汉元年乙未正月(按:时以十月为岁始。高祖以十月建元,二年正月,即建元后之第四月也。)自立,至汉五年己亥正月败亡,故云五载。项羽本纪太史公曰:“羽非有尺寸,乘势起陇亩之中,三年遂将五诸侯灭秦,分裂天下而封王侯,政由羽出,号为霸王。位虽不终,近古以来未尝有也。及羽背关怀楚,放逐义帝而自立,怨王侯叛己,难矣。自矜功伐,奋其私智,而不师古,谓霸王之业,欲以力征(一),经营天下,五年卒亡其国。”正义云:“五年,谓高帝元年至五年杀项羽东城。”“五十载之际,而天下三擅”者,谓自始皇元年乙卯,至高祖五年己亥,四十六年间更秦、楚、汉三世也。秦楚之际月表云:“太史公读秦、楚之际,曰:‘初作难,发于陈涉。虐戾灭秦,自项氏。拨乱诛暴,平定海内,卒践帝阼,成于汉家。五年之间,号令三嬗。”又太史公自序云:“秦既暴虐,楚人发难,项氏遂乱,汉乃扶义,征伐八年之间,天下三擅。”明嬗、擅互用。月表索隐云:“三嬗谓陈涉、项氏、汉高祖也。”梁氏志疑云:“自陈涉称王,至高祖五年即帝位,凡八年,故序传云:‘征伐八年之间,天下三擅。’此言五年,非也。”按:陈涉虽首难,仅六月而灭,未尝能制天下。二世三年以前,天下大政犹在秦,故月表所谓“号令三嬗”,及自序所谓“天下三擅”,皆谓秦、楚、汉,不数陈涉。五年之间,号令三嬗,谓二世三年甲午,秦嬗于楚;高祖五年己亥,楚嬗于汉。首尾涉六年,中间不过四年余而已。至自序“八年”字,乃当连“征伐”字读之,谓自二世元年兵兴,至高祖五年事定,前后征伐八年也。此文“天下三嬗”,正用史记文,明指秦、楚、汉而言。盖并始皇在位之年数之,则云五十载;从秦亡之年数之,则云五年。索隐以表有“初作难,发于陈涉”语,其解三嬗遂首数陈涉,乃其误谬。曜北不辨索隐之误,反以史公为非,乖矣。“周建子弟,列名城,班五爵”者,尚书大传云:“周公摄政四年,建侯卫。”荀子儒效云:“周公兼制天下,立七十一国,姬姓独居五十三人焉。”周之子孙苟不狂惑者,莫不为天下之显诸侯。说文:“列,分解也。”按:此列之本义也,古书多假“裂”为之。白虎通爵云:“爵有五等,以法五行也。或三等者,法三光也。或法三光,或法五行,何?质家者据天,故法三光;文家者据地,故法五行。含文嘉曰:‘殷爵三等,周爵五等,各有宜也。’王制曰:‘王者之制禄,爵凡五等,谓公、侯、伯、子、男也。’”此据周制也。“流之十二”者,今文太誓:“流之为鵰。”郑注云:“流犹变也。”十二国有二义:有春秋之十二国,史记十二诸侯年表谓鲁、齐、晋、秦、楚、宋、卫、陈、蔡、曹、郑、燕也。表于燕下更列吴。彼索隐云:“篇言十二,实叙十三者,贱夷狄不数吴,又霸在后故也。不数吴而叙之者,阖闾霸,盟上国故也。”史记考证云:“臣德龄按:是表主春秋,吴于春秋之季始通上国,而寿梦以前自不得列于是表。然则十二之号固不得不仍其旧。司马贞之论,凿矣!”是也。有战国之十二国,汉书东方朔传载朔答客难云:“夫苏秦、张仪之时,周室大坏,诸侯不朝,力政争权,相禽以兵,幷为十二国,未有雌雄。”颜注云:“十二国谓鲁、卫、齐、楚、宋、郑、魏、燕、赵、中山、秦、韩也。”又子云解嘲云:“往者周罔解结,群鹿争逸,离为十二,合为六、七。”颜注同东方朔传注是也。此文“流之十二”,与“六国蚩蚩”相接为文,当指战国之十二国言,即解嘲所谓“离为十二,合为六、七”也。“六国蚩蚩,为嬴弱姬”者,广雅释诂:“蚩,乱也。”王氏疏证云:“方言:‘蚩,愮悖也。’注云:‘谓悖惑也。’法言重黎篇云:‘六国蚩蚩。’张衡西京赋云:‘蚩眩边鄙。’皆惑乱之义也。”按:诗氓:“氓之蚩蚩。”毛传云:“蚩蚩,敦厚之貌也。”盖敦厚引伸之为惷愚,又引伸之遂为惑乱。释名释姿容云:“妍,研也。研精于事宜,则无蚩缪也。”又云:“蚩,痴也。”痴即愚,缪即乱也。音义:“为嬴,工妫切。下‘无为’同。”后汉书袁绍传:“杨雄有言,六国蚩蚩,为嬴弱姬,今之谓乎?”章怀太子注云:“六国悖惑,侵弱周室,遂为秦所并也。”“卒之屏营,嬴擅其政,故天下擅秦”者,音义:“屏营,上音幷。”广雅释训:“屏营,征伀也。”王氏疏证云:“屏营、征伀皆惊惶失据之貌。”按:子云豫州箴云:“成、康太平,降及周微,带蔽屏营,屏营不起,施于孙、子。”然则屏营者不起之貌,谓微弱也。嬴擅之“擅”读如字。说文:“擅,专也。”与擅秦、擅楚、擅汉字异义。“嬴失其猷,罢侯置守”者,尔雅释宫:“猷,道也。”音义:“置守,手又切。”始皇本纪云:“二十六年,丞相绾等言诸侯初破,燕、齐、荆地远,不为置王,毋以填之,请立诸子,唯上幸许。始皇下其议于群臣,群臣皆以为便。廷尉李斯议曰:‘周文、武所封子弟同姓甚众,然后属疏远,相攻击如仇雠,诸侯更相诛伐,周天子弗能禁止。今海内赖陛下神灵一统,皆为郡县,诸子、功臣以公赋税重赏赐之,甚足易制,天下无异意,则安宁之术也。置诸侯不便。’始皇曰:‘天下共苦战斗不休,以有侯王。赖宗庙,天下初定,又复立国,是树兵也,而求其宁息,岂不难哉?廷尉议是。’分天下以为三十六郡,郡置守、尉、监。”汉书百官公卿表云:“郡守,秦官,掌治其郡,秩二千石。景帝中二年,更名太守。”“守失其微,天下孤睽”者,音义:“‘守失其微’,本或作‘徽’。”按:作“徽”是也。徽、微形近,传写易误。法言序“诸子图徽”,汉书扬雄传作“诸子图微”。说文:“徽,一曰三纠绳也。”广雅释诂:“徽,束也。”守失其徽,谓守令无以维系人民也。孤睽双声连语,乖离分散之意,单言之则曰睽。杂卦传:“睽,乖也。”长言之则曰睽孤,睽九四、上九并云“睽孤”。汉书五行志引易传:“睽孤,见豕负涂。”颜注云:“睽孤,乖剌之意也。”诸侯王表云:“大者睽孤,横逆以害身丧国。”颜注同。倒言之则曰孤睽,其义一也。“项氏暴强,改宰侯王”者,白虎通爵云:“宰者,制也。”孟子:“可使制梃。”赵注云:“制,作也。”项羽本纪云:“分天下,立诸将为侯王。立沛公为汉王,王巴、蜀、汉中,都南郑。三分关中,王秦降将;立章邯为雍王,王咸阳以西,都废丘;立司马欣为塞王,王咸阳以东,至河,都栎阳;立董翳为翟王,王上郡,都高奴。徙魏王豹为西魏王,王河东,都平阳。立申阳为河南王,都雒阳。韩王成因故都,都阳翟。赵将司马卬为殷王,王河内,都朝歌。徙赵王歇为代王。赵相张耳为常山王,王赵地,都襄国。当阳君黥布为九江王,都六。鄱君吴芮为衡山王,都邾。义帝柱国共敖为临江王,都江陵。徙燕王韩广为辽东王。燕将臧荼为燕王,都蓟。徙齐王田巿为胶东王。齐将田都为齐王,都临淄。故秦所灭齐王建孙田安为济北王,都博阳。成安君陈余在南皮,因环封三县。番君将梅鋗封十万户侯。项王自立为西楚霸王。”是其事也。蚩、姬、营、政、猷、守、徽、睽、强、王各为韵。“擅楚之月,有汉创业山南”者,秦楚之际月表:“义帝元年二月,西楚霸王项籍始为天下主命,立十八王。”索隐云:“高祖及十八诸侯受封之月,汉书异姓王表作‘一月’,应劭云:‘诸侯王始受封之月,十八王同时,称一月。’”高祖十月至霸上,改元,至此月,汉四月也。按:月表项籍自立为西楚霸王在义帝元年一月,籍立十八王在二月,高帝本纪总隶之汉元年正月。汉元年正月即义帝元年一月,盖本纪中间省“二月”字,不及表之晰。汉书异姓王表乃隶十八王之立于义帝元年一月,遂与史记秦楚之际月表相差一月也。汉以十月建元,即以十月为岁首,故元年正月为四月,二月为五月也。“创业”世德堂本作“创业”。司马云:“创与创同。”“发迹三秦”者,“发迹”详五百疏。高祖本纪云:“汉元年八月,汉王用韩信之计,从故道还袭雍王章邯。雍兵败,汉王遂定雍地。二年,汉王东略地,塞王欣、翟王翳皆降。”“追项山东”者,本纪又云:“五年,高祖与诸侯兵共击楚军,追杀项羽东城。”羽本纪云:“项王引兵而东,至东城,乃有二十八骑。分其骑以为四队,令四面骑驰下,期山东为三处。”正义引括地志:“九头山在滁州全椒县西北九十里(二)。”江表传云:“项羽败,至乌江,汉兵追羽至此,一日九战,因名。”按:今安徽滁州全椒县西北有九斗山,即羽败处。正义引括地志作“九头”,即“九斗”之音转,故云“一日九战因名”也。“兼才尚权”者,司马云:“兼才谓总揽天下之英才。”高祖本纪云:“高祖曰:‘夫运筹策帷幄之中,决胜于千里之外,吾不如子房;镇国家,抚百姓,给馈饟,不绝粮道,吾不如萧何;连百万之军,战必胜,攻必取,吾不如韩信。此三人皆人杰也,吾能用之,此吾所以取天下也。项羽有一范增而不能用,此其所以为我擒也。”是兼才之事。丧服四制云:“权者,知也。”羽本纪云:“项王谓汉王曰:‘天下匈匈数岁者,徒以吾两人耳。愿与汉王挑战,决雌雄,毋徒苦天下之民父子为也。’汉王笑谢曰:‘吾宁斗智,不能斗力。’”是尚智之事。陆士衡汉高祖功臣颂:“奇谋六奋,嘉虑四回。”李注引宋仲子法言注曰:“张良为高祖画策六,陈平出奇策四,皆权谋,非正也。”按:宋语当即此文之注,以尚权为权谋,非正,则是贬辞,失子云本旨矣。“右计左数”者,司马云:“言不离计数之中。”是也。“动谨于时”者,高祖始避项羽之锋,终乃乘其弊而击之,时可而后动,谨之至也。“天不人不因,人不天不成”者,司马云:“天之祸福,必因人事之得失;人之成败,必待天命之与夺。”按:孟子充虞路问章章指云:“圣贤兴作,与天消息。天非人不因,人非天不成,是故知命者不忧不惧也。”风俗通皇霸引尚书大传说云:“遂人以火纪。火,太阳也。阳尊,故托遂皇于天。伏羲以人事纪,故托戏皇于人。盖天非人不因,人非天不成也。”然则此语乃大传说,盖古有是言也。此章之旨,在正史公之失。秦楚之际月表论秦、楚、汉五年三嬗之事云:“王迹之兴,起于闾巷,安在无土不王?此乃传之所谓大圣乎?岂非天哉!岂非天哉!”是史公以为高祖之兴专由天授,意存讥讪。子云则以为天命、人事兼而有之也。注“嬴,秦姓;政,始皇名”。按:秦本纪云:“非子居犬丘,好马及畜,善养息之,犬丘人言之周孝王。孝王召使主马于汧、渭之间,马大蕃息。于是孝王曰:‘昔■翳为舜主畜,畜多息,故有土,赐姓嬴。今其后世亦为朕息马,朕其分土为附庸。’邑之秦,使复续嬴氏祀,号曰秦嬴。”又始皇本纪云:“始皇以秦昭王四十八年正月生于邯郸,及生,名为政。”集解引徐广云:“一作‘正’。”又引宋忠云:“以正月旦生,故名正。”正义云:“正音政。周正建子之月也,始皇以正月旦生于赵,因为政。”注“睽犹乖离也”。按:“睽”上疑脱“孤”字。世德堂本无“也”字。注“山南,汉中也”。按:秦置三十六郡,梁州之域为郡三,曰汉中,曰巴,曰蜀,在终南山之南,故谓之山南。高祖初王巴、蜀、汉中三郡,此止云汉中者,以汉王都南郑,属汉中郡,故举汉中以统巴、蜀耳。注“三秦,雍、翟、塞也”。按:地理志左冯翊故秦内史,高帝元年属塞国;右扶风故秦内史,高帝元年属雍国;上郡,秦置,高帝元年更为翟国。注“天人合应,功业乃隆”。按:班孟坚西都赋云:“天人合应,以发皇明。”李注引四子讲德论曰:“天人并应。”(一)“征”下原本有偏书小字“句”,盖作者以示句读,今删。(二)今本史记项羽本纪正义引括地志“九十”作“九十六”。

  或问:“楚败垓下,方死,曰:‘天也。’〔注〕项羽为高祖所败于垓下,临死,叹曰:“非我用兵之罪,乃天亡我。”谅乎?”〔注〕信如羽之言否邪?曰:“汉屈群策,群策屈群力。〔注〕屈,尽。楚■群策而自屈其力。〔注〕■,恶。屈人者克,〔注〕克,胜。自屈者负,〔注〕负,败。天曷故焉?”〔注〕言无私亲,惟应善人。〔疏〕“楚败垓下,方死,曰:‘天也。’谅乎”者,音义:“垓下,古哀切。”羽本纪云:“汉五年,项王军壁垓下,兵少食尽。汉军及诸侯兵围之数重,项王直夜溃围南出,至阴陵,迷失道,汉追及之。项王自度不得脱,谓其骑曰:‘吾起兵至今八岁矣,身七十余战,所当者破,所击者服,未尝败北,遂霸有天下。然今卒困于此,此天之亡我,非战之罪也!今日固决死,愿为诸君决战,必三胜之,为诸君溃围,斩将刈旗,令诸君知天亡我,非战之罪也。’于是项王大呼驰下,汉军皆披靡,遂斩汉一将,复斩汉一都尉,杀数十百人。项王乃欲东渡乌江,乌江亭长檥船待,项王笑曰:‘天之亡我,我何渡为?’乃自刎而死。楚地皆降。”“垓下”者,集解引徐广云:“在沛之洨县。”索隐引张揖三苍注云:“垓,堤名,在沛郡。”正义云:“按垓下是高冈绝岩,今犹高三四丈,其聚邑及堤在垓之侧,因取名焉。今在亳州真源县东十里,与老君相接。”水经注淮水篇云:“洨水又东南流,经洨县故城北,县有垓下聚,汉高祖破项羽所在也。”按:在今安徽凤阳府灵璧县东南阴陵山之南。“汉屈群策,群策屈群力”者,即前文云“兼才尚权,右计左数”是也。“楚■群策而自屈其力”者,音义:“楚■,徒对切。”按:说文:“■,怨也。”怨、雠同义。■群策,谓与群策为雠也。“屈人者克,自屈者负”者,荀子尧问楚庄王引中蘬之言云:“诸侯自为得师者王(一),得友者霸,得疑者存,自为谋而莫己若者亡。”即其义。“天曷故焉”者,司马云:“言何预天事。”注“非我用兵之罪,乃天亡我”。世德堂本作“天亡我,非战之罪”。此校书者据史记改之。注“屈,尽”。按:荀子礼论云:“使欲必不穷乎物,物必不屈于欲。”杨注云:“屈,竭也。”是屈者穷尽之谓。屈群策群力,谓能尽群策群力之用也。司马云:“群策无能出汉之右者,故曰汉屈群策;群力为群策所制,故曰群策屈群力。”训屈为制,不如李义之优。注“■,恶”。按:修身云:“何元■之有?”彼文元■是大恶,故此注亦以恶释■。■群策,犹云以群策为不善。司马云:“废群策而不用。”即李义之引伸。(一)“侯”字原本作“俟”,形近而讹,据荀子尧问改。

  或问:“秦、楚既为天典命矣,秦缢灞上,楚分江西,兴废何速乎?”〔注〕典,主。曰:“天胙光德,而陨明忒。〔注〕天之所福,光显有德。而今陨之者,明乎秦、楚忒恶之所致。昔在有熊、高阳、高辛、唐、虞、三代,咸有显懿,故天胙之,为神明主,且着在天庭,是生民之愿也,厥飨国久长。〔注〕神明主,主郊祀。若秦、楚强阋震扑,胎借三正,播其虐于黎苗,子弟且欲丧之,况于民乎?况于鬼神乎?废未速也!”〔注〕不道早亡。〔疏〕“秦缢灞上者”,缢谓子婴系颈以组而降也。“灞”当为“霸”。水经注渭水篇云:“霸者,水上地名也,古曰滋水矣。秦穆公霸世,更名滋水为霸水,以显霸功。”然则霸水之称,取霸功为义,俗书施水旁耳。始皇本纪云:“子婴为秦王四十六日,楚将沛公破秦军,入武关,遂至霸上,约降子婴。子婴即系颈以组,白马素车,奉天子玺符,降轵道旁。”集解引应劭云:“霸,水上地名,在长安东三十里;系颈者,言欲自杀也。”“楚分江西”者,司马云:“分,谓身首五分。”按:羽本纪云:“项王乃自刎而死。王翳取其头,郎中骑杨喜、骑司马吕马童、郎中吕胜、杨武各得其一体,五人共会其体,皆是。分其地为五,封吕马童为中水侯,封王翳为杜衍侯,封杨喜为赤泉侯,封杨武为吴防侯,封吕胜为涅阳侯。”梁氏志疑云:“‘分其地’通鉴作‘分其尸’,非。‘分其地为五’当属下文,谓分地以封吕马童等五人为侯耳,其地不必定泥作楚地。”按:梁解分其地为五为分地以封吕马童等五人,不必泥作楚地,殊为曲说。通鉴作“分其尸”,当是温公所据旧本史记如此。此承“五人共会其体,皆是”而言,盖战乱之际,死者枕借,争相蹂践,不知项王尸之所在。及五人各出所得之体,会之而合,乃知已分项王尸为五也。此文“楚分江西”与“秦缢灞上”对文,亦正谓尸体被分,非谓分其地也。“兴废何速乎”,世德堂本“乎”作“也”。“天胙光德,而陨明忒”者,说文:“胙,祭福肉也。”引伸为凡福之称。周语韦注云:“胙,福也。”字亦作“祚”。尔雅释诂:“陨,坠也。”洪范:“民用僭忒。”马注云:“忒,恶也。”吴云:“昭德者,天福胙之令长;彰恶者,天陨越之令短。”司马云:“光德谓德之昭融者,明忒谓恶之显著者。”“昔在有熊、高阳、高辛”者,五帝本纪云:“黄帝者,少典之子。”集解引徐广云:“号有熊。”又引皇甫谧云:“有熊,今河南新郑是也。”纪又云:“帝颛顼高阳者,黄帝之孙,而昌意之子也。”又云:“帝喾高辛者,黄帝之曾孙也。”集解引张晏云:“高阳、高辛皆所兴之地名。”按:刘越石劝进表、王元长曲水诗序、班叔皮王命论,李注三引此文,皆作“有熊、高辛”,无“高阳”字,此宋咸注亦止释有熊、高辛,不及高阳,是宋所据本无“高阳”字甚明。然集注于此不言宋、吴本有异同,则温公所见宋、吴本已为校书者据通行本增入“高阳”字,非著作所据本之旧矣。“咸有显懿”,司马云:“宋、吴本‘显懿’作‘显德’。”按:选注三引并作“显懿”。“故天胙之”,选注引皆作“故天因而祚之”。“着在天庭”者,司马云:“犹云简在上帝之心。”按:金縢云:“乃命于帝庭,敷佑四方,用能定尔子孙于下地,四方之民,罔不只畏。”马注云:“武王受命于天帝之庭。”着在天庭,即命于帝庭之谓。“厥飨国久长”者,无逸:“肆中宗之享国,七十有五年。”鲁世家作“故中宗飨国七十五年”。又:“肆高宗之享国,五十有九年。”熹平石经作“肆高宗之飨国百年”。是今文尚书“享”作“飨”。此“飨国”字亦本欧阳书也。“若秦、楚强阋震扑”者,音义:“强阋,许激切。震扑,上如字,又音真;下音普卜切。”按:诗常棣:“兄弟阋于墙。”毛传云:“阋,很也。”孔疏云:“很者,忿争之名。故曲礼曰‘很毋求胜’,是也。”太玄:“释震于廷。”范注云:“震,怒也。”淮南子说林高注云:“扑,击也。”字亦作“ó”。广雅释诂:“ó,击也。”“胎借三正”者,音义:“胎借,‘胎’当作‘跆’,徒来切。跆,蹋也。借,慈夜切。”按:胎借乃古语蹂躏之意,或作“骀借”。天官书:“兵相骀借。”汉书天文志作“跆籍”。亦作“跆借”,夏侯孝若东方朔画赞:“跆借贵势。”说文无“跆”。凡连语皆以声为义,不容析诂。俗学以跆借既为蹂躏,字当从足,乃以作“胎”为非,此不知古人连语之义例也。甘誓:“有扈氏威侮五行,怠弃三正。”郑注云:“三正,天、地、人之正道。”“播其虐于黎、苗”者,吴云:“黎、苗,九黎、三苗也。布其虐甚于九黎之乱德,三苗之不恭。”司马云:“黎苗,民也。”按:温公义是也。黎、苗皆众也。诗天保:“群黎百姓。”郑笺云:“黎,众也。”广雅释诂:“苗,众也。”成阳灵台碑云:“躬行仁政,以育苗萌。”谓众民也。后汉书和熹皇后纪载刘毅上安帝书云:“损膳解骖,以赡黎苗。”崔骃七依云:“仁臻于行苇,惠及乎黎苗。”皆以黎苗为民庶之称。“子弟且欲丧之”云云者,俞云:“此论秦、楚,而秦、楚初无子弟欲丧之事。杨子是言,岂虚设乎?盖为王莽发也。莽子宇非莽隔绝卫氏,恐帝长大后见怨,与师吴章、妇兄吕宽议其故。使宽持血洒莽第门,吏发觉之。莽执宇送狱,饮药死。其后,皇孙功崇公宗坐自画容貌,被天子衣冠,自杀,莽有‘宗属为皇孙,爵为上公,不知厌足,窥欲非望’之语。事在天凤五年,亦杨子所及见也。然则所谓子弟且欲丧之,殆以是而发乎?至地皇二年,太子临与莽妻侍者通,恐事泄,谋共杀莽。此则非杨子所及见。然其言愈信而有征矣。”按:俞说是也。此言莽之恶逆,灭绝正道,必无飨国久长之理,托秦、项为喻耳。注“天之”至“所致”。按:弘范读“天胙光德而陨”为句,而以明忒为明乎秦、楚忒恶之所致,义甚纡曲。司封及温公改之,是也。注“神明主,主郊祀”。按:诗卷阿云:“岂弟君子,俾尔弥尔性,百神尔主矣。”郑笺云:“使女为百神主,谓群神受飨而佐之。”

  或问:“仲尼大圣,则天曷不胙?”〔注〕胙,主。曰:“无土。”〔注〕言无土地可因。艾萨克·阿西莫夫-->空中石子-->十二 杀人的脑子
十二 杀人的脑子


  施华兹有条理的脑子把一切都计划得那么妥贴。他既然不想死,就必须离开农场。她要是呆在原地,创人口普查时,他只有死路一条。

  那么只有离开农场。可是到哪儿去呢?

  在芝加,有那一什么呢,一所医院?过去他们照料过他。为什么呢?因为他是个病例。但他难道不依旧是个病例?何况现在他已能讲话了;他过去不能,现在却能把症状告诉他们了。他甚至可以告诉他们关于“心灵触摸”的事。

  是不是每个人都有“心灵触摸”,他有没有办法知道?……别的人好象都没有。阿宾、罗亚和格鲁都没有。这他知道。他们除非先看见他或者听见他的声音,就没法知道他在什么地方。嘿,要是格鲁有那本领,他下棋就赢不了格鲁。

  别忙,象棋是一种通俗娱乐活动。要是人人都有“心灵触摸”,就没法下象棋了。真的不能。

  因此这就使他成了特殊人物——一个心理学标本。作为标本,过的生活可能不会快乐,但总算活了下来。

  再说假定有人考虑到刚出现的那个新的可能性。假定他不是个健忘症患者,而是个越过时间的人。嘿,那样的话,除了“心灵触摸”之外,他还是个从过去时代来的人。他是个历史标本,一个考古学标本;他们不可能杀害他。

  只要他们相信他。

  哼,只要他们相信他。

  那个医生会相信。阿宾送他去芝加的那天早晨,他需要刮脸。这一点他记得很清楚。此后他的胡子再也不长了,因此他们准对他采取了什么措施。那就是说,那医生知道他——他,施华兹——脸上曾长过胡子。那难道不是意味深长?格鲁和阿宾从来不刮脸。格鲁有一次告诉他说,只有动物脸上才长毛。

  因此他必须去找那医生。

  他叫什么名字来着?谢克特?……谢克特,一点不错。

  但他对这个可怕的世界知道得又那么少。在夜间离开,或者作一次全国旅行,会使他纠缠在一些神秘莫测的事件里,会使他陷入一些他不熟悉的放射性危险地区。因此他别无其他选择,只好壮着胆子,在下午很早就从公路出发。

  在吃晚饭之前他们是不会找他的,到了那时候他已走得很远了。他们可没有什么“心灵触摸”会知道他离去。

  头上半个小时,他觉得心荡神弛,自从他开始这番奇异的经历之后,还是第一次有这样的感觉。他终于采取了措施;他作出努力对环境进行了反抗。这次有了目的,不象上次在芝加那样只是莫名其妙地逃跑。

  啊,作为一个老人,他可不是个窝囊废。他要给他们颜色看。

  接着他停住脚步一他停在公路中间,因为有什么东西引起了他的注意,有什么东西被他忘记了。

  是那奇怪的“心灵触摸”,那陌生的“心灵触摸”;他第一次察觉它,是他向闪光的地平线走去、后来被阿宾拦住的时候;也是它一直从官地那儿监视着他。

  它现在又跟他在一起了——在他后面,监视着。

  他仔细倾听——或者,至少,就“心灵触摸”来说他干了跟倾听相仿的动作。它不靠近,但牢牢盯住了他。它带着警惕和敌意,但不是绝望。

  另一些事情变得清楚了。跟踪的人决不让他从视野里消失,跟踪的人还带有武器。

  小心翼翼地、几乎机械地,施华兹转过身来,用焦急的眼光扫视着天边。

  那“心灵触摸”立刻起了变化。

  它也变得疑惑不决和小心翼翼,怀疑它自己的安全,怀疑它自己的计划能否成功,不管那是什么计划。那人带有武器的事实越来越明显了,仿佛一遇到困难他就准备动用它。

  施华兹知道自己没有武器,孤立无援。他知道跟踪的人宁肯杀死他,也决不会让他离开自己的视野;只要他一有越轨行动,对方就会把他杀死……但他什么人也没看见。

  于是施华兹继续往前走,知道那人离得很近,足以把自己杀死。他为不可知的事情担忧,背都变得僵硬了。死是什么感觉,……死是什么感觉?……这一思想随着他的步伐震撼着他,索绕在他的脑际,折磨着他的内心,到最后他简直忍受不住了。

  他只好把全副注意力集中在“心灵触摸”上,把它当作救命稻草。只要对方紧张的程度有所增加,他就会马上觉察到那将意味着有支枪向他举了起来,扳机在扣动,目标在瞄准。到那时候,他就立刻卧倒在地,随即拔脚逃跑——

  但为什么呢?要是为了六十岁一关,干吗不直截了当地杀他?

  时间旅行的理论从他脑子里消失;又是健忘症。他或许是个罪犯——一个必须加以监视的危险人物。或许他曾经当过高级官员,因此不能简单地加以杀害,还必领受审。或许他的健忘症只是他不自觉地采取的一种手段,好忘却某个重大罪行。

  这样,他在一条空荡荡的公路上步行,走向不可知的目的地,死神在背后跟踪他。

  天色越来越黑,寒风刺骨。象往常一样,气候似乎很不正常,施华兹认为已是十二月,四点半太阳西沉当然正常,但寒风不象中西部冬天那样使人冻僵。

  施华兹早就认为,当前气候老是温和的原因是这个星球不尽依靠太阳来供应热量。放射性的泥土本身也散发热,以平方英尺计算热量不大,但以千万平方英里计算,那热量就大了。

  在黑暗中,跟踪的人的“心灵触摸”越挨越近。依旧很留神,在聚精会神地进行一场赌博。在黑暗中,跟踪比较困难。第一天晚上他曾跟踪过他——走向闪光区域。他是不是害怕再冒一次同样的险?

  “嗨!嗨,伙计——”

  是个带鼻音的、音调很高的声音。施华兹毛骨悚然。

  他慢慢地转过身去。一个矮小的人影向他走来,挥着手,但在没有阳光的这个时刻,他看不太清楚。人影走近了,不慌不忙。他等着。

  “嗨,瞧。见到你真高兴。一个人在路上走,没人作伴,可不是玩的。我跟你一块儿走可以吗?”

  “哈罗,”施华兹呆板他说了一声。是正确的“心灵触摸”。是那跟踪的人。面孔也很熟。在芝加迷迷糊糊的那段时间中曾见过一面。

  接着,那跟踪的人表示也认出了他。“喂,我认识你。一点不错!……你记得我吗?”

  施华兹很难说如果在另一时候,在一般情况下,他会不会相信对方是真心诚意的。但是现在,他早已透过那层薄薄的、破碎的伪装看穿他是假装刚认出他,“心灵触摸”早就告诉了他——朝他吆喝着——说这个目光非常锐利的矮小男人从一开始就已认识他了。不仅认识他,而且还带着致命的武器,必要时就对他下手。

  施华兹摇了摇头。

  “没错,”矮个儿坚持说。“在百货公司里。是我领着你从那群暴民手里逃出来的。”他一阵假笑,仿佛笑弯了腰。“他们以为你得了放射热。你记得吗?”

  施华兹也记得,模糊地——朦胧地。在几分钟内,有这么一个人,还有一群人,先拦住了他们,后来又离开了他们。

  “不错,”他说,“见到你很高兴。”话讲得并不客气,但施华兹没法讲得再客气了,而矮个儿似乎并不介意。

  “我的名字叫拿特,”他说着,朝对方伸出一只柔软的手。“上一次没机会跟你多谈——在危机中疏忽了,你也许可以这样说——可我当然乐于有第二次机会……咱们握握手吧。”

  “我叫施华兹。”说着,他跟对方的掌心短暂地接触一下。

  “你怎么步行?双拿特问,“到哪儿去吗?”

  施华兹耸耸肩膀。“随便散散步。”

  “喜欢散步,嘿?我也一样。一年到头我老在路上——消消郁结。”

  “什么?”

  “你知道。散散心。你呼吸到新鲜空气,感到血液也流得快了,对不对,……这一次走得太远了。不愿意在晚上一个人走回去。最喜欢有人作伴。你上哪儿去?”

  这是拿特第二次问这个问题,他的“心灵触摸”清楚他说明这问题对他有多么重要。施华兹知道自己避不开这问题。在跟踪者的脑子里有一种追根究底的焦急心情。撒谎也不行。施华兹对这个新世界了解不深,不知道如何撒谎。

  他说:“我去医院。”

  “医院?哪个医院?”

  “我上次在芝加呆的那个。”

  “你是说研究所。是不是那地方?上次从百货公司出来,就是我把你送到那地方的。”感到对方的焦急和逐渐增加的紧张。

  “去谢克特博士那儿,”施华兹说,“你认识他吗?”

  “我听说过他。他是个大人物。你病了吗?”

  “没有,可我应当隔些时候去汇报一下情况。”这话听上去是不是合情合理?

  “走了去?”拿特说,“他怎么不派辆车来接你?”看起来仿佛并不合情理。

  施华兹不吭声了——冷淡的沉默。

  但拿特却兴高采烈。“瞧,老兄,等我经过短波通话机,我就从城里给你叫一辆出租汽车来。它会在路上遇到我们。”

  “短波通话机?”

  “当然啦。公路上到处都是,瞧,那儿就有一架。”

  他从施华兹身边走开一步,施华兹突然尖叫起来。“站住!别动。”

  拿特站住脚步。他转过身来,流露出奇特的冷酷表情。“你怎么啦,伙计?”

  施华兹滔滔不绝地向对方发作起来,觉得那新学的语言很不够用。“我对这样演戏感到腻烦啦,我认识你,也知道你将要做什么。你要打电话通知某个人,告诉他们我要去谢克特博士那儿。他们就会在城里等我,还会派一辆车来接我。要是我想逃走,你就会杀死我,”

  拿特皱起眉头。他咕呶说:“你最后这句话倒是说对了——”这话不是说给施华兹听的,也没说出口来,这些字句只是停留在他“心灵触摸”的表面。

  他说出口的是:“先生,你把我弄糊涂啦。你简直在我鼻子上狠狠打了一巴掌。”但他已经腾出手来,摸到屁股上,

  施华兹已控制不住自己。他狂暴地挥动两臂。“别来打扰我,你干吗要这样?我冒犯你什么啦,……滚开!滚开!”

  他一声尖叫,喊出最后两个字,皱蹙起前额,对这个跟踪他、对他那么充满敌意的人又是憎恨又是害怕。他自己的感情暴涨起来,冲向对方的“心灵触摸”,不止它来挨近,恨不得使它窒息——

  它果然不见了。突然地、完完全全地不见了。曾短暂地感到一阵难以忍受的痛苦——不是他本人,而是对方——接着什么也没有了。不再有“心灵触摸”了。象是一只捏紧了的拳头,突然间放松了,死去了。

  拿特躺在越来越黑的公路上缩成一团。施华兹慢腾腾地朝他走去。拿特身材矮小,将他翻个身很容易。他脸上的痛苦神色象是印上去似的,很深、很深。皱纹依旧存在,并未松弛。施华兹摸摸他的心脏,它已停止跳动。

  他站直了身于,浑身一阵恐怖。

  他谋杀了一个人!

  随后一阵惊愕——

  连碰都没碰他!他光是痛恨他,在“心灵触摸”上对他进行反击,就把这个人杀死了。

  他还有其他本领吗?

  他当机立断。他搜了对方的衣袋,找到了钱。好!这钱他可以用。随后他把尸体拖到田野里,让高高的野草盖住它。

  他继续走了两个钟头。没再受别的“心灵触摸”的干扰。

  那天晚上他露宿在田野里,第二天早晨又走了两个钟头,终于抵达芝加郊外。

  在施华兹眼里芝加只是个乡村,跟他记忆中的芝加哥相比,不仅人口稀少,来往的人也不多,即使这样,他第一次同时感到许许多多“心灵触摸”。它们使他吃惊,使他困惑。

  那么许多!其中有一些恍惚而散漫,另有一些集中而强烈。在过往的那些人中,有的人脑子象是在放爆竹,有的人脑壳里一无所有,或许只是在默想着刚吃过的早餐。

  最初每一“心灵触摸”经过他时,他总要转过身去,身子微微一跳,把它看作是跟他个人交谈;但一小时后,他已学会不理睬它们了。

  他现在听得见字眼了,尽管它们并未真正说出口来,这可是新鲜事儿,他发觉自己在倾听。它们是些微弱的、不可思议的字句,断断续续的,仿佛被风吹来,很远,很远……跟它们在一起的还有活生生的、蠕动着的感情以及其他一些没法形容的微妙玩意儿——因此整个世界呈现出变化无穷的景象,充满了只有他能看到的沸腾的生活。

  他发现他一边走一边能穿入建筑物,把他的脑子象用皮带牵着的玩意儿似的送进去,无孔不入,窥测到人们最隐秘的思想。

  他在一所石头门面的大建筑物前停住了脚步,思忖起来。他们(不管他们是谁)在追踪他。他杀死了跟踪他的人,但还有其他的人——那个跟踪者想打电话联系的人。他最好在几天内别行动,但怎么办好呢?……找个工作?……

  他向他停留的这座建筑物刺探。里面很远地方有个“心灵触摸”,仿佛告诉他在这儿能找到工作。他们在寻找纺织工人——而他曾经是个裁缝。

  他走了进去,里面的每个人都对他不瞅不睬。他拍了一个人的肩膀。

  “劳驾啦,哪儿招工?”

  “门里边!”传过来的“心灵触摸”充满恼怒和怀疑。

  进门以后,有个瘦瘦的、尖下巴的家伙问了他一连串问题,一边用指头按着一架分类机器,把回话都录了下来。

  施华兹结结巴巴他说着真话和假话,说的时候同样迟疑不决。

  但那个搞人事的至少在开始时候肯定是漠不关心的。问话来得很快:“年龄,……五十二?嗯。健康情况,……结婚没有?……工作经验?……在纺织厂工作过……呃,哪一类?……热塑塑料?弹性塑料?……你说什么,你认为哪一类都成?……过去跟谁一起工作?……把他的名字拼出来……你不是从芝加来的,对不对,……你的证件呢?……你如要我们录用你,得把证件带来……你的登记号码?……”

  施华兹在退缩。他开始时候,没料想到会有这样的结局。他前面这个人的“心灵触摸”在变。他变得非常怀疑,也有所警惕。他装作客气友好,但在那层薄薄的外表下却包藏着敌意,这是最危险的特征。

  “我觉得,”施华兹不安他说,“我不适合于做这工作。”

  “不,不,回来。”那人向他招手,“我们有工作给你做。只是先让我查一查档案。”他微笑着,但他的“心灵触摸”更清晰了,甚至更不友好了。

  他按了一下办公桌上的铃——

  施华兹一时惊惶失措,向门口冲去。

  “抓住他!”那人立刻嚷道,也从办公桌后面窜出来。

  施华兹向“心灵触摸”进攻,用他自己的脑子使劲袭击,就听见他身后发出一声呻吟,他迅速地回头看了一眼。那个搞人事的办事员坐在地上,脸歪扭着,两只手掌捂住两边太阳穴。另一个人弯腰俯在他身上;随后,在一个急切的手势指引下,朝着施华兹冲来。施华兹不再等了。

  他逃到了街上,心里明白现在准已发出警报在通缉他,已把他的容貌等详细情况公诸于众,至少那个搞人事的办事员已认出了他。

  他盲目地顺着街道奔跑,加快了脚步。他引起了注意;越来越甚,因为街道上渐渐挤满了人——怀疑,到处是怀疑——因为他奔跑而引起怀疑——因为他衣服发皱和不合身而引起怀疑——

  周围的“心灵触摸”是那么多,他自己又害怕又绝望,脑子里一片混乱,因此他识别不出真正的敌人,识别不出哪些人不光是对他怀疑,而且对他很有把握,因此他一点没提防那根神经鞭。

  他只感到一阵剧痛,呼的一声象鞭子一样落下未,象块大石头一样压在他身上。在几秒钟内,他先是疼痛,随后两眼发黑,失去了知觉。

  ------------------

  中国建筑风水培训中心

Top  返回

后一页

前一页

回目录

回首页